20170127

【展覽訊息】頹戀期;日本漫畫家聯展



陰曆年。慶賀時間歸零的同時,廢棄的冬日尚未清運完畢,世界無情可發。你還是不能判斷故鄉是一個保溫箱或一塊鑄模,只感覺到熱和疼。

但別慌,你的週期性精神危機處方已備妥:極致的陰性美,排除冗言的婀娜,伏流的妄想;越洋而來的七位畫家的分身,全橫陳於地下室。

20170126

Mangasick 2016年回顧



撰文前,我叫出去年寫的前年回顧也瞄了今年月初的年底總結,發現自己始終在強調Mangasick作為中介者存在的「日常性」,也發覺:在它固著下來,發酵成「溫度」之類的詞彙前,就應予以刮除。有類引介者不直接解剖作品,而是製作作品的拓印,賦予象徵意義後再呈到讀者眼前--這固然是有效縮短作品與讀者距離的手段,但平面的虛像終究不可能在讀者心中結合成系統(一種口味、一個探索的方向)。而一間專門店鋪其實只能靠「對該系統本身產生認同和需求」的讀者維持下去,「對經營理念和精神認同」的讀者遲早會離開,去欣賞其他更浪漫、更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經營理念和精神。

20170121

魔法少女就業輔導中心--訪靈子同學與黃靖芝


若說自然界裡的體色鮮豔度與毒性成正比,那麼魔法少女界裡的繽紛、混沌度或許反映的不是少女心,而是魔性吧。實際上,「魔」也是我們並置靈子同學和黃靖芝的作品時最先聯想到的字彙,接著追問:「什麼樣的魔?」才得到「魔法少女」,她們的擬態。

靈子同學在繪畫路上無師自通而能通靈,日常的散亂、非日常的暴力意象、炫目的配色全揉捏在一塊,召喚出他人死命擠也只擠得出1cc的女性哀愁,房間內的暗潮。黃靖芝延續一貫的編纂手法製作繪畫作品與zine,把列表延展成符咒,集結成「喜好天書」:儘管創作母題皆取自大部份觀者熟悉的色情漫畫、古典名畫、大眾文化,但它們背後的脈絡與內涵全數遭到斬斷刨除,拋到二維的意義真空中,我們於是得到一顆顆不發熱的金黃色太陽。

兩人創作都各自蘊含著巨大的矛盾性,擺在一起更產生恐怖平衡。該怎麼帶領大家進出那些危險的構造才是最妥當的呢?我不是很確定。總之藍色和紅色的線一起剪斷再說吧,也許是通往全知觀點的捷徑(冷笑話收尾)。